翰墨頌中秋 丹青迎國慶:著名畫家沈雪江

來源: 美術家書法家藝術網    時間: 2021-09-18    打印本文    字體大小:     閱讀量: 213

閱讀量: 213

藝術簡介

      沈雪江,浙江海寧人,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國畫專業 、上海大學美術學院繪畫專業 ,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上海市文聯委員、上海市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版畫藝術委員會主任,出版《沈雪江鋼筆人體速寫集》《沈雪江水墨人體畫集》《沈雪江水墨人物畫新作》《2013·水墨報告——沈雪江》《沈雪江印稿》。

30×30cm

自有我在

——讀沈雪江水墨人物畫有感

袁粒

      當代水墨畫壇以多元的形態展現著水墨持久的生命力和強大的可塑性,從另外一個層面來看,藝術家在藝術形式上的多樣探索正在逐漸模糊水墨的邊界和內涵,尤其是在中國文化現代性的焦慮中,水墨畫表現新的題材、結合新的媒介、借鑒西方現代藝術通常是最快與傳統拉開距離的手段和方式。然而即使是多數人高舉創新大旗狂飆突進之時,仍有人浸沉于傳統之中,以文脈的續寫而非斷裂來尋找新的突破,構建水墨畫的本土價值,沈雪江就是這樣一位藝術家。

30×30cm

      《石濤畫語錄》中有語:“我之為我,自有我在。”沈雪江的水墨人物畫,正是這種“我”的主觀意識的體現和存在的直觀反映。他的“自有我在”體現在兩個層面上,其一是意識形態方面“自我”的主觀意識的強化與放大。

      沈雪江筆底的水墨人物全為寬袖大袍、束發蓄須的古人,沒有宏大的主題,沒有激昂澎湃的情緒,這些高士三五成群,或遨游山川、或醉臥松蔭、或賞荷池畔、或烹茶品茗,賞月、聽泉、品畫、拜師、會友、送別,所為之事,無一不雅,古意盎然,他仿佛化身為其中的某個高士,靜觀和體驗古代文人的日常生活,用迅疾簡練的筆墨速寫下來。這一本畫冊是一部完整的古代文人生活的圖像日志。沈雪江交游廣闊,與朋友聚而論道、品茗賞畫是他生活的常態,這部圖像日志實際上是他仰慕古代高士的風范,再反觀當下的生活,借古人之衣冠,繪寫自己的生活,借古喻今,既是一種理想中完美的生活狀態,又是自身現實生活的投射和反映。

30×30cm

      現代生活的快節奏與農耕時代相去甚遠,有人質疑對現實題材的避而不談,其意義何在?是否就能回復到傳統?其意義在于注重內心情感的抒寫,注重對傳統文脈的復興,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回顧和回歸。將自我擺在首位,將“寄意抒懷”個人情緒的表達置于繪畫“成教化、助人倫”的社會功能之上,努力掙脫繪畫的時代功用。

30×30cm

      這便是“自有我在”的第一層深意,有意識地放大“自我”。他的作品的敘事方式,娓娓道來,是將自身幻化為某個高士,他筆底的高士,是他理想中古代文人的日常生活,才能有如此細膩的情感體驗,“自有我在”是他以作品傳達他對古代文人脫俗的生活方式的向往,夾雜著個人在當下生活的體驗,糅于一體。

30×30cm

      沈雪江對傳統有著清晰的認識,不盲從于各種風生水起的流派與風格,不迷信舍棄根本的創新,源于對傳統的自信,使他自覺選擇了這樣一條道路。“自有我在”另一個層深意是在藝術創新方面,就藝術本體而言,他的水墨人物畫經過多年的錘煉,形成了獨特的繪畫語言,以鮮明的藝術個性與古人和時人拉開距離。石濤“古之須眉不能生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入我之腹腸。我自發我之肺腸,揭我之須眉……”即是強調鮮明的藝術個性,凸現藝術創新的重要性。沈雪江的水墨人物沒有舍棄筆墨,在續接傳統的基礎上,以別具意趣的人物造型,淡化書寫性的筆墨,自出機杼。細讀之,沈雪江的水墨人物畫重意趣,重表達,畫面中的水墨人物造型稚拙奇特,有非常高的辨識度,他努力拋棄經由多年系統訓練而獲得的熟練的人物造型能力,他筆下的人物往往頭大身圓,面部五官以極為簡練的筆墨寫出,奇拙高古,略帶夸張詼諧的意味。人物線條流暢迅疾,不糾結于用筆的頓挫穿插,這種簡率反而別有意趣,自然而然,也是樹立個人風格的關鍵。畢加索曾說過:“我努力畢生追求的,就是如何像個孩子那樣畫畫。”這種稚拙奇特的造型,是經歷了先由生到熟,再由熟到生的過程,去除一切機巧,信筆寫出內心感受。

30×30cm

      沈雪江也創作木刻版畫,他的木刻版畫刻寫藏民純樸厚重的生活,場景宏大,氣勢撼人,其人物形象寫實,質厚樸實,大氣穩重,刻畫生動,而水墨人物一脫藏民的謹嚴端莊,以拙取勝,以簡寫繁,兩者相比而言,木刻版畫是宏篇敘事的漢賦,組織嚴謹,注重敘事性、文學性,水墨人物則是空靈別致的五言律詩,粗頭亂服,返璞歸真,注重內心情感的抒發,將水墨的靈性發揮到極致。這種平淡天真的情調是貫穿始終的。

30×30cm

      筆墨簡逸是沈雪江水墨人物的另一特點,無論是人物的塑造還是補景,都呈現出逸筆草草、形略而跡簡的傾向。他以最樸實的筆墨語言來呈現最簡潔明了的圖式,體現最天真的意趣。不炫耀筆墨技巧,不炫耀造型功底。體現造型能力的人物動勢,復雜的衣紋結構,手部結構,這些原本可以大費周章炫技的部分,在他的畫面中都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得以解決。他有意弱化書法性用筆,在描繪人物的身體時,刪繁就簡,線條往往一掠而過,不拘泥于筆法的多變與精致,更利于直抒胸臆,使筆墨轉化為自由表達的工具。筆墨簡逸并不等同于簡單空洞,他的人物五官刻畫生動有趣,表情豐富,以眼傳神,體察精微,增加了很多趣味性和可讀性。

30×30cm

      以人物為畫面主體,輔以簡筆淡墨寫出的背景,密不透風、疏可跑馬,沈雪江將傳統的水墨畫布局原理運用得淋漓盡致。有些作品如《吃茶可養生》、《人生難得尋覓相知》、《半醉半醒可得趣味》、《忘歲月》將人物聚集在畫面的下部,僅畫面頂端居中處落款,畫面其余部分竟不著一筆,人物的密與留白的疏形成了有意味的對比。

30×30cm

      重意趣,重表達,沈雪江的水墨人物承襲著這些文人畫傳統,用筆自由,不拘墨法與筆法,意在寫意傳神。他的畫面籠罩著一種淡然出世的情懷,這是一種難能可貴的氣質韻致,也是文人畫的至高境界。傳統的魅力在于其嚴格的程式規范和完整的價值體系,沈雪江雖然重視傳統,但并沒有被傳統所禁錮,他以復古為革新,有崇古好雅的風尚,寄情于筆墨的出世情懷,他擯棄了頌歌式的宏大主題創作,普遍選擇了游離于現實生活的主題,在格調上具有濃厚的傳統文人畫的“雅”與“真”,其淡遠天真、出塵脫俗如一泓清泉,能滌去萬千煩惱。

      傳統與創新對藝術家而言是一個永恒的難題,沈雪江以溫和的態度破解這題目,他的溫和中自有對傳統的自信,這自信正是“自有我在”的精神基礎。

30×30cm

30×30cm

30×30cm

30×30cm

30×30cm

30×30cm

30×30cm

30×30cm

30×30cm

參展獲獎作品

1992:銀川·《草地——二萬五千里的回憶》獲全國第十一屆版畫展銅獎

1993:上海美術館·收藏《夢在繼續》《我的腳印——夢中好深好深》《殷紅——與懺悔無關,理不清的思想》《飛行一號與我的夢靠近》

1996:南京·《大地·陽光·豐收》入選全國第十三屆版畫展

1997:中國軍事博物館·《抗洪堤壩上的大兵》入選全軍第九屆美術作品展并獲獎

上海市美術家協會·收藏《大地·陽光·豐收》

1998:中國美術館·《人在堤在》入選抗洪精神贊·全軍美術作品展并獲三等獎

上海美術館·收藏《抗洪堤壩上的大兵》《草地——二萬五千里的回憶》

1999:中國軍事博物館·《小鎮》《戰友》入選建國五十周年全軍美術作品展

內蒙古·《小鎮》入選全國第九屆美術作品展

2000:中國美術館·《花季》入選迎接新世紀·中國工筆畫展覽

2002:炎黃藝術館·《追風少年》入選第五屆全國工筆畫展覽并獲優秀作品獎

中國軍事博物館·《南國檳榔情》、《魚水情》入選全軍第十屆美術展覽

2004:上海國際會展中心·《草地的回憶》入選綠色時空·全軍美術作品精品展

2007:上海美術館·收藏《感受西藏之三》

2008:中國軍事博物館·《五月的汶川》入選心系汶川·全國美術作品特展

中國軍事博物館·《參軍》入選全軍書畫院首屆院展

2009:中國軍事博物館·《快樂女兵》入選慶祝建國六十周年全軍美術作品精品展

南京·《打鬼子去》入選全國第十—屆美術作品展

2012:中國軍事博物館·《女兵》入選慶祝建軍85周年全國美術作品展

2013:哈爾濱·《高原紅》入選全國第二十屆版畫展

2014:廣東美術館·《女兵》入選全國第十二屆美術作品展

2015:中國美術館·《當八路、打鬼子》入選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全國美術作品展

2016:81美術館·《白天俗氣,晚上仙氣》入選2016藝術當代·小件精品邀請展

2017:中國軍事博物館·《紅軍是親人》入選慶祝建軍90周年全國美術展覽

璟禾美術館·《情系南湖——沈雪江水墨人物畫展》

2018:朵云軒·《春天的味道——沈雪江水墨人物畫展》

2019:深圳·《熱血》入選第二十三屆全國版畫作品展

2020:新華新空間·《人生難得尋覓相知》入選《版上盛景——長三角版畫名家邀請展》

啟東版畫院·《快活是神仙》《人生難得尋覓相知》入選《2021全國版畫名家邀請展》








分享到:

上海藝術家百度統計 狠狠色丁香久久综合频道日韩